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

  • <pre id="m0b8u"><strike id="m0b8u"></strike></pre>
    <td id="m0b8u"></td><p id="m0b8u"><strong id="m0b8u"><xmp id="m0b8u"></xmp></strong></p>
    <pre id="m0b8u"></pre>

    1.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      中國如何維護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和競爭力

      2020-06-09 16:05
      來源:時事資料手冊

      倪紅福(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);

      徐金海(國家開放大學講師)

      ?

      當前,全球范圍內新冠肺炎疫情依然未得到有效控制,進一步增加了國際環境的不確定性因素,有效維護中國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和競爭力,是維護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的關鍵之舉,也是確保國家安全與應對風險的重要手段。

      什么是產業鏈

      產業鏈(或供應鏈)是指原料供應商、制造商、分銷商、零售商和最終消費者等所有參與生產、流通和消費過程的經濟主體,以及主體之間的要素流動和經濟活動的鏈條。近年來,全球產業鏈已成為世界經濟的主導性特點,進入生產過程日益碎片化和分散化的全球價值鏈時代。生產者在生產鏈序列生產過程中附加價值,以中間品形式傳遞到下一個生產者,經過多階段生產和多次跨境交易,最后到達最終需求者,促成了全球乃至一國之內的大量中間品貿易,據統計全球貿易中近2/3屬于中間品貿易。

      全球出口中的國內增加值率(DVAR)的變化

      注:DVAR下降,表示全球分工越來越細化。作者根據WWZ方法(最新全球價值鏈核算方法)和2000年-2014年全球投入產出數據測算得到。

      全球產業鏈給世界帶來了巨大的效益,同時也產生了一些風險。一旦某一生產環節出現危險將會產生連鎖反應,整個產業鏈、價值鏈、供應鏈都會遭到破壞。過去30年以來,世界各國特別是中國的企業參與全球價值鏈的程度越來越深。全球出口中的國內增加值率(DVAR)從2000年到2008年呈快速下降趨勢,全球分工越來越細化;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后,DVAR快速上升,而后2年又出現快速下降;到2012年后,DVAR幾乎處于平穩階段。同時,企業運作、貿易政策、地緣政治、自然災害和疫情等引起的供應鏈中斷風險事件時有發生,給節點企業和社會均帶來了巨大損失。如2018年美國對中興通訊的芯片供應禁運,使得中興通訊陷入困境;2011年日本東北發生地震繼而引起海嘯,由于當地是日本重要的中間產品生產基地,導致日本汽車產業遭受重創。

      理性認識我國產業鏈供應鏈的風險因素

      維護中國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和競爭力,應理性識別當前及今后可能會影響到產業鏈供應鏈穩定的風險因素。從目前來看,以下幾個重要因素會對中國產業鏈供應鏈穩定帶來較大的風險。

      (一)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不容忽視

      雖然中國經過艱苦卓絕的抗疫,各行各業已經陸續復工復產,經濟社會也在逐漸恢復,但是也應看到全球疫情尚未得到根本遏制,尤其是歐美等發達國家,疫情防控任務依然艱巨。因此,受海外疫情影響,我國產業鏈供應鏈當前會受到較大影響。一般來說,新冠疫情將從企業倒閉、產業外遷和中間品進出口中斷三個維度對產業供應鏈產生影響。一是,在疫情影響下,全球供應鏈中以代工制造商為代表的我國企業面臨生產資料、勞動力、物流等因素導致的生產中斷風險、訂單延期的違約風險、資金鏈斷裂、國際流動受阻等多重壓力,疊加效應下將極大影響企業生存和穩定經營。二是,受這次疫情的影響,一些國家的政界和企業家認為,全球供應鏈存在外部突發風險,即便存在中國這樣穩定的“世界工廠”和超大的市場規模,仍不能“把雞蛋放到一個籃子里”。三是,疫情全球蔓延將導致我國中間品進出口大幅下降甚至中斷。一方面,受疫情的影響,中國企業停工停產,中國的中間品供給能力下降,從國外進口中間品的需求也會下降。另一方面,國外疫情的蔓延,國外企業的停產和停工,可能導致國外對中國的中間品需求下降,同時國外企業向中國提供中間品的供給能力也會下降。

      (二)逆全球化和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有所抬頭

      2008年金融危機以后,逆全球化和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有所抬頭,尤其是自英國脫歐、特朗普上臺,逆全球化趨勢進一步在全球蔓延。很多國家為了維護本國的單邊利益,采取各種貿易保護主義措施,對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造成很大影響。中國作為全球產業鏈的重要組成部分,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受到威脅,也會波及我國產業鏈供應鏈。近年來,歐美各國政府越來越求助于貿易保護主義和“重振制造業”計劃。比如,奧巴馬政府就想利用刺激經濟計劃,鼓勵制造業回流,以重振美國制造業。特朗普上臺以來,公然撕毀協議(TPP、巴黎氣候協議等),高調退群(聯合國教科文組織、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重要國際組織),對中國發起貿易戰,在經濟、政治、軍事等各個方面對中國進行全面遏制,以經濟民族主義對抗經濟全球化潮流,用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對抗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。作為世界最大的貨物貿易進口國和出口國,貿易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勢頭會對我國的進出口帶來很大負面影響,影響到中國產業鏈供應鏈穩定。

      (三)關鍵核心技術有待提升

      關鍵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。一個國家在關鍵核心技術上有沒有主導權和控制力,直接關乎一國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和安全。自新中國成立以來,我國歷來重視對關鍵核心技術的攻關,取得了輝煌的成就。但整體而言,中國目前一些關鍵核心產品仍然高度依賴進口,如高端數控機床、芯片、光刻機、操作系統、醫療器械、發動機、高端傳感器等等,存在卡脖子的問題,中國制造在這些領域的研發和生產依然存在亟需攻破的技術難關。中興華為事件帶來的啟發,不僅僅在于讓國人充分認識到我國在關鍵核心技術方面的不足,更重要的是堅定了攻克關鍵核心技術的決心。如果沒有關鍵核心技術,國家的命門就捏在別國手里,可能因為貿易摩擦或者其他外在風險因素造成產業鏈供應鏈的斷裂,進而影響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的大局。

      維護中國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和競爭力的政策建議

      準確把握中國產業鏈供應鏈穩定面臨的風險,應多措并舉、精準發力,提升中國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和競爭力。

      (一)積極培育國內產業鏈,發展區域價值鏈

      世界產品的產業鏈主要以美國、德國、日本和中國等大國為核心,邊緣國家主動嵌入到這些核心產業鏈,并逐漸形成了北美、歐洲和亞洲的區域價值鏈。近年來,美國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抬頭,全球價值鏈分工格局被迫調整,疫情將進一步加速中美之間的經濟脫鉤。全球價值鏈呈縮短趨勢,而區域價值鏈則在加強。我國也應順應這一趨勢,實施“一帶一路”倡議,主動加強與周邊國家的經濟合作,形成區域價值鏈。積極培育本土企業成為價值鏈的“鏈主”,成為國內產業轉移的組織者和治理者。東部沿海地區主要從事研發、銷售等價值鏈的高端環節,低附加值的勞動密集型環節向中西部內陸地區轉移和配置,這既有利于東部沿海地區實現產業升級,又為中西部地區騰出了產業發展的市場和增長空間。

      (二)加強全球防疫和供應鏈安全合作,維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

      落實G20領導人峰會聯合抗疫聲明,全球各國共同抗擊疫情;加強與全球各國的防疫合作,加快疫苗的研發與攻關,共同維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;攜手建立應對貿易保護主義的長效機制;防范境外疫情輸入,避免疫情第二次爆發。推動供應鏈安全領域國際合作,與主要貿易伙伴形成供應鏈安全聯合聲明,建立多渠道、多層次供應鏈安全體系,探索“供應鏈反恐伙伴計劃”“供應鏈自然災害應對計劃”等合作形式,協作處理潛在供應鏈中斷風險。與國際海關組織、國際海事組織、萬國郵政聯盟等國際組織合作,在海事、航運、郵政等領域形成長效合作機制,共建跨區域甚至全球性的富有彈性供應鏈。鼓勵我國企業加快“走出去”步伐,在全球范圍布局供應鏈不同環節,高效配置全球資源,實現全球化的原料采購、加工生產和運輸分銷。支持行業協會、供應鏈核心企業及上下游企業共享供應鏈風險信息,通過建立后備供應商信息庫、提高關鍵零部件標準化程度等措施,協同增強供應鏈彈性,提升應對供應鏈中斷風險能力。

      (三)加快關鍵核心技術研發,實施全球供應鏈國家戰略

      大力弘揚“兩彈一星”精神,營造優良科研與創新文化氛圍,推動形成優良創新生態,強化創新自信;以國家戰略發展為核心,選準研發攻關方向,實現動態優化布局,加大對數字基礎設施關鍵核心技術攻關;通過財稅金融政策,鼓勵企業和社會資金資助基礎研究,多途徑加大基礎研究投入。搶抓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帶來的機遇,推動我國產業向微笑曲線兩端延伸,推動我國產業進入研發設計、供應鏈管理、營銷服務等高附加值環節。進一步推動制定中國《全球供應鏈安全國家戰略》,把產業鏈供應鏈安全上升到國家戰略高度,推動構建能夠承受外部沖擊并從中迅速恢復的全球供應鏈系統,形成中國供應鏈國家戰略的主要框架結構、區域布局、突破重點,保持中國產業鏈的完備性。

      責任編輯:陳華盛

      熱門推薦

      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
    2. <pre id="m0b8u"><strike id="m0b8u"></strike></pre>
      <td id="m0b8u"></td><p id="m0b8u"><strong id="m0b8u"><xmp id="m0b8u"></xmp></strong></p>
      <pre id="m0b8u"></pre>